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家具 » 正文

姐妹的房间里 表姐拉着我的手毫不犹豫探入她领口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5 16:01:55  

回过头,我看到了表姐,虽然过了这么多年没见,但是她的容貌却一点未变,还是那么漂亮。只是脸上增添了几分沧桑感,比起儿时的她,可以说;现在是更有女人味了。

话出之后,我听到她的叹息。可我不能不说,“我不想伤害你。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,你到底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吗?你知道我是谁?”说出了这些话,我觉的自己轻松了好多,可看看她,没有任何表情、只是静静的看着我。

姐妹的房间

听了这些话我无语了,更多的是震惊。她在想什么呀!她是寂寞了?还孤独了才这样做吗?还是想寻找另外的刺激,或者说,是想填补自己内心多年来的空虚呢!如果是这样,我想她真的是找错对象了。真可笑!眼前的这个人,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会讲故事,会领着我一起上学的那个小女孩了,经过这十几年的磨历,试问我真的了解?真的懂她吗?

她真的很漂亮,鼻子高而挺,眼睛大而有神,嘴巴小小的,笑起来脸颊还有个小酒窝。个头也不矮,而且她身体里流淌着回民的血液。对我来说,少数民族的女孩,就像那种混血儿一样,很漂亮、而她也正像我描述的一样美丽。

就这样,小薇陪着我在表姐那里住了几天,在姐妹的房间里,我们互相倾诉着多年没见的思念。然后小薇就这样离开了。面对小薇的离开,我十分的不舍,可又不能对小薇做出什么样的承诺,这让我有些自责。

“不要不要好吗?别动行吗?”“姐,你怎么了?”“我想做你的女人可以吗?”她还是说出了那句我远远不想听到话语。“姐,我们不可以的,这算什么啊!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?”在姐妹的房间里,我头一次流露出气氛和排斥的语气。

“莉,你觉的姐怎么样?”我笑着说:“当然好了,不过能找个人嫁了就更好了。”她不说话了。过了一会她突然问我:“如果你是男的你会要姐吗?”我有些不知所措了,干咳了两下,什么话都没有在说!“要吗?”她再次的问起,也不知道我当时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情,有同情、有可怜、有悲愤、有对家人的一种情愫,我的回答她感到满意。那时的我还不知道,在姐妹的房间里,自己正一步步走向表姐布下的陷阱。

127养生之道网姐妹的房间里 表姐拉着我的手毫不犹豫探入她领口

127养生之道网姐妹的房间里 表姐拉着我的手毫不犹豫探入她领口

我是一个les,除了父母不怎么知道,其他的兄弟姐妹,无论是表的堂的都清楚,当然这个表姐也不例外了。火车到站已经晚上11点了。等我从火车站出来的时候没看到表姐,我的朋友小薇来接我,见到她我也非常高兴。小薇喜欢我很多年了,可我一直把她当做好朋友。相拥之后,打了我姐的电话问她来了没,她说马上就到,让我等等。过了一会,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喊我。

姐妹的房间

突然,她开始抚摸我的手臂,把我的手慢慢的、慢慢的、移向了她的胸部。在姐妹的房间中,当时我真被她惊住了,就像被雷电击中似的在发抖。“姐喜欢别人这样使劲的抚摸着!”这是她睡下后的第一句话。

就在小薇离开后,我和表姐之间的气氛,却变得有些尴尬起来。虽然我们在一起好几天了,也说了好多以前的事情,但那些距离,仍然像一堵墙似的隔在我们中间。让我放松不下来,总觉得别扭。

表姐刚开了一家美容院,让我帮忙打理。在这之前和这位表姐,也就是我姑妈家的女儿,已经十一二年没见过了。她在18-19岁时,和一个比她大11岁的已婚男人有了孩子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也不知道她变成什么样了,不知道她的生活怎么样,只是听说现在生活的很苦。

127养生之道网姐妹的房间里 表姐拉着我的手毫不犹豫探入她领口

然而她好像不这样认为,“莉还傻站在那里做什么啊?快去洗澡。”说话间,在姐妹的房间里表姐已经在为我整理床铺。我快步走进洗手间,太想好好的冲洗一下这个不太清晰的大脑,让小薇离开后的那些自责、不舍通通抛离脑后......

新的夜晚到来了,在姐妹的房间里,她还是若无其事地睡到了我的枕边,没多想什么,我想经过了昨晚应该不会再发生什么事了。新的夜晚,我刻意的和她保持了距离。我想我的举止,真让她感觉到有了距离,好长时间我们都默默无语。

她微笑着说:“累坏了吧,赶紧一块回家休息休息吧。”

“睡吧姐,明天还要早起呢,别乱想了,你在我心中永远是一个好姐姐。”这是我回避她的最好办法。我们都在彼此的沉默中慢慢的睡去。就这样,第一个晚上度过了。在清晨起来的时候,彼此都很坦然,就像昨天晚上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,只不过偶尔她会盯着我看看,这让我觉的很不自在。“唉!真是想不通她这个人,不知道她的心里,到底都藏着什么样的情愫。”昨天晚上,在姐妹的房间里,她说的都是真的吗?还是另有原因呢?好多疑问在我心头盘旋,但又不愿更深的去想,只有不停找些事情让自己忙碌起来。

后来,因为总保持一个睡姿,实在是太难过了,半个身体都已经麻痹了。我以为她睡着了,就慢慢地换了个姿势。谁知在我刚躺好之后,她也转过来,紧紧的抱住了我,有种要把我吃掉的感觉,太紧了,以至我都无法呼吸。真想抽开却无力抽去......

姐妹的房间

127养生之道网姐妹的房间里 表姐拉着我的手毫不犹豫探入她领口

“姐的身体你不喜欢吗?”话语有些委屈!在这种情况下,我想只要是人可能都会跳起来吧!可我没有,但那并不表示我愿意,我不知道我在想什么,有些被吓到了吧!手心都是汗渍。“姐,你在开玩笑吧!我哭笑不得,我们怎么可能?不不不,我想你是真的需要睡了。”说着我就要转身。

回去后我和小薇洗完澡就坐下来和表姐聊天,那天感觉夜好短,小薇撑不住了就倒在一边睡着了......那一夜,在姐妹的房间里,我们好像有说不完的话,也不晓得具体都聊了些什么,不过彼此都很兴奋,到了清晨5点多才觉的有些困倦,各自回房去睡了。

真的想好好的睡一觉,不得不说,这几天真的累坏了,觉得自己已经透支过度了。洗完澡看到表姐躺在我的被窝里,“今天晚上终于没有人打扰我们了,姐和你睡好吗?”“好啊!”我没多想就答应了,在姐妹的房间里,一起睡自然十分正常。刚睡下的时候我们还是聊天,又说起好多儿时有趣的事情,逗得我和她差点笑的背过气了。

此刻,我的第一意识,就是要把手抽回来。可就是我使出全部的力量,却难以从她的身体上抽出。真不敢相信,她竟有如此大的力量。我不敢看她,也不想看她,就这样轻轻的放在她的身体上,任由她使劲的揉搓手及胸部。“你为什么不睁眼睛?”她开口了,“你不是说你喜欢女人的身体?”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她,我是喜欢女人的身体,可她却把对象搞错了。

127养生之道网姐妹的房间里 表姐拉着我的手毫不犹豫探入她领口

我的思想还停留在十几年前,可现在我要清楚的告诉自己,她不是。她对我来说,现在是一片陌生,此时此刻,我要怎么做才是对的,我一边安慰着自己,一边想着连自己都觉着龌龊的心里变化。

“那你为什么不接受我呢?”她竟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!哦,天哪!这应该不是真的,是我听错了吧!我有些恐惧、有些语无伦次了,支支吾吾半天才挤出一句:“姐,你在说梦话吧?我们?天哪,这是真的吗?”真不知道她怎么会这样想,可我又怕说出的话,让她再受到伤害,她的伤已经够深了,委屈了十几年,我不想她因为我,而又增添新的伤口。可在姐妹的房间里,这句话让我如坠梦中。

姐妹的房间

可是在我还没说完时,她的嘴堵住了我的唇,我要避开,可都是徒劳,姐妹的房间里不止我和她两个人,孩子刚睡下,美容师也在,想到这些我没在推开她,就是紧紧的闭着嘴巴。她吻了一会,停了下来用眼睛瞪着我,“这是你的态度吗?”突然,她在我的肩膀上狠狠的咬了下去,我疼的想喊,可是外边有美容师。

那是在姐妹的房间里发生的激情故事。可这在姐妹的房间里发生的桃色故事,却不是出自我的意愿。在那姐妹的房间,我遭受到来自表姐的诱惑。在那姐妹的房间里,表姐想要成为我的女人。在那姐妹的房间,表姐拉着我的手,毫不犹豫探入她领口。

姐妹的房间

她跑了过来,高兴的抱着我,一下子骑到了我的身上,像个小孩似的仔细打量着我,又像个家长似的打量着:“恩,长大了,比我想象中的帅多了。”

她又一次的重复了之前的话!此时我真的很纳闷。面前的这个女人,是那个,小时侯和我一块玩耍的姐吗?是那个经常和我睡一个被卧、给我讲鬼故事的姐吗?我的思绪在回忆中飞奔,记忆还停留的小时侯。可现在面对着她、我却有过从未的陌生。我甚至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。这个人?到底是谁?无数的问句?在我的脑海中盘旋。

听到姐这样夸我,还真的有些不好意思!本来我就比她矮了好多,加上我身上的背包,也真是够负荷了。放下她,我向她介绍了我的朋友小薇。

“莉,你可以搂着姐睡吗?姐想你搂着可以吗?”我很爽快的就把胳膊给了她,她抱着我缩了缩身体诡笑的说:“在你回来的那些时日,我就想你抱着我睡了,可是,你的朋友,却一直在你的身边寸步不离。”说话间她的嘴已经吻到了我的脸颊,我有点纳闷的看着她。来不及思考,她的嘴已经碰到了我的嘴唇。这时我已经明显的感觉到,我姐是在故意的挑逗我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